欢迎访问幻象文章网

新刊推介 | 习近平,盛世大阅兵

时间: 2019-10-08 20:30:03 | 作者:环球人物 | 来源: 幻象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15次

2019年第19期《环球人物》杂志

《习近平,盛世大阅兵

即日起在全国各地报刊亭、

机场火车站书店销售

点击图片即可购买当期杂志

70年前的10月1日,毛泽东按动电钮,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,古老的中华大地迎来了新生,走上了实现伟大复兴的壮阔道路。

荏苒七十载,风雨七十年。时光来到2019年10月1日10时许,当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时,来自现场数万群众的掌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来。

习近平发表了重要讲话,并检阅改革重塑后首次整体亮相的共和国武装力量。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首次国庆阅兵,受阅官兵近1.5万人,装备580台(套)、战机160余架……与开国大典阅兵式上受阅装备大多从战场缴获来不同,今天的受阅装备全部为新中国制造,其中40%首次在阅兵场上亮相。

2019阅兵

空中护旗梯队护卫着中国共产党党旗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,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,拉开阅兵分列式帷幕。空中护旗梯队由29架直升机组成。党旗、国旗、军旗各悬挂在1架直升机正下方,分别由2架直升机左右护卫。紧随其后的,是由20架直升机组成的“70”字样,寓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已走过70年光辉历程。

火箭军方队。领队是薛今峰少将、张凤中少将。火箭军在维护国家主权、安全中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和作用。包括核导弹部队、常规导弹部队、保障部队等,下辖导弹基地等。

民兵方队。领队是赵冰清、廖炜炜。受阅女民兵来自首都各行各业。民兵来自百姓,定期接受军事训练,保持战斗能力。

两栖突击车方队。领队是祝传生少将、沙成录少将。受阅的05A式两栖装甲突击车,具有灵活的水上和陆地机动性能、强大的突击能力、优越的综合防护能力,是海军陆战队登陆作战的主战装备。

东风 -17 常规导弹方队。领队是张建强少将、王新国少将。“东风快递,使命必达”,首次公开亮相的东风-17常规导弹,具备全天候、无依托、强突防等特点,可对中近程目标实施精确打击。

亲历者——

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

接到采访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的任务,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心里有些忐忑。采访这群在历次大阅兵和诸多重大场合露面的战士,记录他们整齐如一的动作、着装,甚至长相,会不会留下一篇乏善可陈的报道?这份忐忑在进入军营的那一刻迅速瓦解。

他们身上的“不一样”有很多,比如血泡反复磨破后长满茧子的双脚、长期站立后静脉曲张的小腿、用力砸地后半月板损伤的膝盖……每天,这群仪仗大队战士迎着烈日站立6小时,腿绑沙袋“砸”地4万步,压腕持枪数小时疼到无知觉,却将这些视为“痛苦的享受”。

不过,这些“不一样”的伤痛被战士们藏进了军装里,他们更愿意将英姿飒爽的一面展现给国人——那被雨雪风霜雕刻过的、令世人惊艳的大国气派。

张富清

这是70年来第一次,为作出了巨大贡献、建立了卓越功勋的人颁发“共和国勋章”。于敏、申纪兰、孙家栋、李延年、张富清、袁隆平、黄旭华、屠呦呦,这8位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的故事曾一次次让我们热泪盈眶。

2007年,青蒿素还不为大众所熟知时,我们就认识了屠呦呦,见过她在满屋子的资料里攀高爬低、检索材料;2019年,黄旭华还没有因为总书记让座成为“红人”时,我们已经听他讲过核潜艇的故事;同年,孙家栋还没有因“改革先锋”称号重回大众视野时,我们拜访了他,知道他在为北斗系统的应用东奔西走。我们见过他们未被鲜花荣誉簇拥的模样:勤奋、纯粹,七八十岁也只想着工作。这种人格的震撼久久留在我们心中。

今年,在还没有公示“共和国勋章”建议人选时,我们也见到了两位老先生:张富清和袁隆平。在湖北省来凤县,我们见到的是张富清。那一天是8月2日,当地建设银行的宿舍楼里,屋宇简陋,95岁的张富清端坐在我们面前,一开口就说战友,但没几句话,就没有声音了,嘴角颤动,眼泪一颗颗往下掉。午后炎热,蝉声阵阵,小屋里静得出奇。过了好一会儿,老英雄才平复情绪,说:“和他们的牺牲相比,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!”

他曾获彭德怀亲自签发的《报功书》,在战场上九死一生、屡立战功,却在和平年代深藏功名60多年,扎根山区、默默奉献。如今,只有用“新的战斗任务”才能说服他接受媒体采访——为了宣传革命精神,他把接受采访当成新的战斗任务,无论多么疲劳,也从不说累。

大音希声,唯有最坚定的信仰、最质朴的情怀才能书写张富清的名字。他如此稀有,如此珍贵,用行动捧出了一颗赤子之心。

袁隆平

袁隆平的家是一座带围墙的小院,里面有座二层小楼。袁隆平的秘书杨耀松给《环球人物》记者指了指,袁老的卧室就在小楼的二层。住在二层,对袁老有个很大的好处,“来到窗户旁边就能看到心爱的试验田,甚至躺在床上侧个身子就能看到”。

每天清晨就会有这样一幕,还没吃早饭的袁隆平出门来到田边,看一看、望一望、查一查……只在田边上看,不能再下到田里,因为他现在的身体不如从前,水稻田是软的,“一脚踩下去,起不来的”。

长沙的夏季气温高、水汽大,水稻田里蒸腾出热气,让人感到憋闷。就是这样的天气,袁隆平也会在中午去试验田转转。得知自己获得“共和国勋章”时,他正在试验田里查看第三代杂交水稻生长情况,12亩试验田正处于对花时期,这是关键阶段。

1949阅兵

步兵方队挎着钢枪,踏着《人民解放军进行曲》的旋律,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天安门。该方队配备的是缴获的日本造38式6.5毫米步枪。

受阅的骑兵方队。

亲历者——董来扶

距离国庆70周年大阅兵还有10多天,一段12分钟的开国大典彩色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开来。这段由中央档案馆公布的视频,真实还原了70年前那一伟大的历史时刻。在视频的10分20秒处,一辆坦克打着军旗隆隆地驶过天安门,紧随其后的是100多辆坦克组成的方队,马达的轰鸣声和着雄壮的军乐声,气势磅礴。

那辆打头的坦克是我军第一辆坦克“功臣号”,曾在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中立下战功,驾驶它的正是董来扶。“毛主席挥手向我们致意,随后又向天空挥手,因为那时飞机编队也正好通过广场上空。”董来扶回忆说,“其实我特别想多看毛主席几眼,但又害怕自己的车跑偏,影响整个队形,所以只能不时通过潜望镜向外看,瞅一眼,然后赶紧看路,得空再瞅一眼。”

一边开坦克,一边偷看毛主席,董来扶紧张坏了,十几分钟的时间衣服都湿透了,“检阅的区域就是天安门城楼东西两个牌楼之间,300多米的行进,却是我一生最难忘的记忆”。

1954阅兵

1954年,英姿勃勃的空降兵执旗参加国庆阅兵仪式。

火箭炮部队经过天安门检阅台。

亲历者——禚流泉

禚流泉(中排右二)在渡江战役后和战友合照留念。

1954年的国庆日,天还没有亮,禚流泉已经和战友们早早起床,每一个人都认认真真地洗头、刮胡子,换上崭新的军装和军靴。等所有一切都准备停当,他们就要集合队伍,以最昂扬的状态去天安门前接受检阅了。

禚流泉是空降兵。他们的部队1950年组建,成员都是从各军区、野战军抽调的战斗英雄和班、排模范干部。禚流泉参加过解放战争,跟着部队从山东一直打到上海,立过不少功。

“我父亲参加过两次阅兵,1952年那次是走过天安门的,1954年那次是坐车。”两次参加阅兵,不仅是禚流泉人生中的光辉瞬间,也给他女儿禚玉英留下了难忘的记忆。

1959阅兵

天上轰炸机群排空而过,地面炮兵部队隆隆向前。

海军部队通过天安门广场。

亲历者——石仲泉

时隔整整60年,石仲泉对1959年大阅兵的记忆依然清晰。那年,还是北大学生的他作为民兵方阵中的一员,见证了新中国成立10周年这个特殊时间点上的举国欢庆。

那是风云际会的时代。新中国风雨兼程,迎来10周年华诞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继续对中国持敌对封锁的态度,中国与苏联之间的关系也暗流涌动。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,第一个10年大庆显然意义重大。

“那一年来的外宾特别多。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12个国家,来了11个国家的代表。此外,不少非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共产党、在野党也派人前来出席庆典,加起来共有五六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。”

1959年10月1日上午,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部分外国友人一起登上了天安门城楼。外交部档案显示,当时共有1981名外宾观礼,其中登上天安门城楼的有292人,站在毛泽东旁边的是时任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赫鲁晓夫。

1984阅兵

接受检阅的二炮导弹方队。

陆军方队接受检阅。

亲历者——胡圣虎

1984年10月1日上午10时,1200人的军乐团奏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,礼炮鸣放28响。这是跨越25个年头后的第一次大阅兵。

很多人通过电视直播,看到了这次阅兵的彩色画面。在盛大的群众游行队伍中,一群北京大学的学生,突然举起了“小平您好”的横幅。电视里,这一画面只持续了十几秒,却震动了所有人的心,成为共和国历史上最温暖的记忆之一。

这一横幅的书写者,就是当年就读北大东语系的大三学生胡圣虎。

1999阅兵

现代化的钢铁阵容从天安门广场通过。

第二炮兵常规地地导弹方队接受检阅。

亲历者——乔天富

1999年10月1日,天刚蒙蒙亮,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4层东北角的一个拍摄点上,挤满了十几个摄影记者,其中之一就是乔天富。

时隔20年,在北京解放军报社的家属院,退休5年的乔天富和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回忆起那次难忘的拍摄经历。他从书柜中,翻出一本封皮有些老旧的画册——1999年11月,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为他出版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庆典大阅兵》。他翻阅画册,一一解说、如数家珍,向记者讲述了当年在天安门拍摄阅兵的经历。他的镜头下,有军队的雄姿,更有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复兴。

2009阅兵

东风11甲常规导弹方队。

远程火箭炮方队。

亲历者——钟秀梅

今年8月,钟秀梅作为福建省首批获得“共和国建设者”疗休养资格的劳动模范之一,来到北京,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到北京的第一天,央视的《朝闻天下》给了钟秀梅一个大镜头:她身着畲族传统民族服饰,十分抢眼。后来,乡亲在电视上看到了钟秀梅,特别兴奋,给她打电话:“你又去北京啦!”

10年前,钟秀梅作为畲族代表受邀赴京,参加2009年国庆大阅兵观礼活动。今年9月,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在福建三明见到了钟秀梅,她根据组织安排正在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党校进修学习。聊起那次阅兵经历,她数次脱口而出:“亲历阅兵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。”

2019阅兵

轮式装甲突击车方队。受阅的11式装甲突击车为水陆两栖突击战车,主要用于快速部署、要域夺控和地面突击,是陆军快速反应力量的主战装备。

埃及军队方队通过天安门广场。

亲历者——

亚西尔·里兹格

在阿拉伯传统薄荷红茶的芳香中,埃及《消息报》社长兼总编里兹格愉快地回忆起他陪同总统塞西去中国观礼“9·3”阅兵的经历。他说,那次阅兵展示的装备使人耳目一新,尤其是被称为“航母杀手”的东风—21D型中程弹道导弹,能够打击航空母舰,这样谁还敢欺负中国?

安德烈·基里洛夫

安德烈·基里洛夫(左)

俄罗斯塔斯社北京分社社长基里洛夫则从“9·3”阅兵中看到了和平的力量。他还注意到仪仗队和军乐队里出现了女兵,幽默地说:“前几年俄军阅兵的仪仗队里也出现了女兵,这证明两国男女平等的问题都解决好了。”

最有趣的灵魂都在这儿了!

快来勾搭,环环拉你入群!

文章标题: 新刊推介 | 习近平,盛世大阅兵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hxsight.com/article-95-235066-0.html
文章标签:新刊??盛世??推介
Top